做領袖是要開路的,在無路可走的時候找到出路,做領袖如果不能開路,那後面的人都不是盲從嗎?路在哪裡?山…

做領袖是要開路的,在無路可走的時候找到出路,做領袖如果不能開路,那後面的人都不是盲從嗎?路在哪裡?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從「山窮水盡」到「柳暗花明」是「時」的轉變,也就是說開路的第一步是要「知時」,就像嚮導知道森林的密秘一樣。孔子說:「學而時習之」,久了,就能「知時」。

子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有朋自遠方來共學,不亦樂乎?這…

子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有朋自遠方來共學,不亦樂乎?這不是很快樂的事嗎?無奈呀!志不同,道不合,未可一起同道。志同道合,那是未到三十歲的共患難,到了三十而立,就不能共富貴了,因為如果想要更成功,就要懂得用權,權不是權力,而是權變權宜。

六經是《詩》《書》《禮》《樂》《易》《春秋》,《易》為五經之源,這是在漢代之後六經變成五經,孔子的最…

六經是《詩》《書》《禮》《樂》《易》《春秋》,《易》為五經之源,這是在漢代之後六經變成五經,孔子的最高價值在《春秋》,因為孔子志在《春秋》。孔子之志何如?這就是《春秋》的核心價值,叫做「撥亂反正」。鄧小平沒有讀《春秋》,但比讀《春秋》之人更懂《春秋》,知理不難,知所以用理之謂難。

不是說學生嗎?有人學死。不是說要自由嗎?有人作繭自縛。不是說要出人頭地嗎?有人自掘墳墓。不是說要尊嚴…

不是說學生嗎?有人學死。不是說要自由嗎?有人作繭自縛。不是說要出人頭地嗎?有人自掘墳墓。不是說要尊嚴嗎?有人作賤自己。孔子說「性相近,習相遠也」,人就是習性。性格決定命運,是西方人的思維,中國人的思維是「習性決定命運」,人若不能改變習性,絕不能成事,因為成事不是一個人,而是群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