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社評:去台灣的美國高官,就別來大陸了

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副助理國務卿黃之瀚20日抵達台北進行訪問,這是美國《台灣旅行法》通過以來首位到訪台灣的美國國務院高級別官員。有分析認為,美方這一安排有探測大陸反應的意思,不排除今後美方派更高級別外交官赴台訪問,或者邀請台灣高級官員訪美。
必須看到,美台提高官員的交流級別,是華盛頓騷擾北京的一個毒招。美方操作這件事非常容易,其國內輿論又支持。而中方要反制則是一件比較麻煩的事。不能不說,這件事的“主牌”在美方手裡,華盛頓打起來可以得心應手。
那麼中方該怎麼辦呢?我們可以選擇“淡化”美台高官互訪的影響,因為說到底,他們那樣做有較高的儀式色彩,是故意刺激我們的,我們如果心大一些,不生氣,至少他們的部分圖謀就要落空。但問題是,他們很可能會沒完沒了,最後一直鬧到國務卿和國防部長訪台,或者邀台灣的同級官員訪問華盛頓,甚至有一天搞出美台“首腦會晤”來。
另外還有一個副作用:其他國家有可能效仿美國,也與台灣提高官員交流級別,我們要一一阻止它們那樣做,就需付出更多的外交成本。
所以對特朗普政府落實《台灣旅行法》進行反制看來勢在必行。那麼該如何反制呢,我們主張應從三個方面採取行動。
第一,作為最簡單、中方也不需費周折的措施,那些訪問了台灣的美國國務院和國防部高級別官員,北京應在他們的現職任期內不再邀請他們訪問中國大陸。也就是說,那些官員只能在任期內或者來大陸,或者去台灣,不能“吃兩頭”。比如正在台灣訪問的這位副助卿,他就不應該在任內再來中國大陸了。
台灣高級別官員訪問美國,公開會見他們的美國務院和國防部官員,也應受到同等對待。

環球時報社評:去台灣的美國高官,就別來大陸了
環球時報社評:去台灣的美國高官,就別來大陸了

有中國學者擔心,一旦大陸這樣做,會讓我方在外交上吃虧。我們認為這樣的擔心沒有必要。中美技術層面的“外交”沒那麼重要,華盛頓明擺著就是要用那些技術層面調動我們,我們沒必要陪他們玩。中美的溝通渠道多得是,就算有一天中國外長和美國國務卿不能互訪了,也沒關係。這點“代價”無疑是中美各種衝突中最低的之一。
第二,中方應在中美合作的其他領域和國際事務的其他方向找美國麻煩,讓美方感到痛。比如在朝鮮半島和伊朗問題上,中國都可減少與美合作,讓美感受到壓力。在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中,我們也可以與美唱對台戲,攪它的局。
第三,北京需加強對台灣當局施壓。我們應加快與部分台灣“邦交國”建交的進程,要逐漸做到最後讓台灣零“邦交國”,只能去非“邦交國”的美國轉悠,全面打壓台灣的國際活動空間。
另外大陸要加大對台軍事壓力,做好台海地區發生直接軍事摩擦的準備。我們要做到一點,那就是台美交流級別的提升確實要給台灣帶來壞處,它的確是“摧毀台灣法”。 《環球時報》之前建議的大陸軍機、軍艦過台海中線等措施都應隨著局勢的升級逐步實施。
我們需要清楚,以和平方式阻止“台獨”、推動統一是很昂貴的事情,它的成本加在一起很可能比動用武力收復台灣所造成的短期損失還要大。以為和平統一進程會是和諧、歡快的過程,是一種誤解。台灣當局只有在每一次走投無路的時候才會被迫回拐,在和平統一的路上,棍棒比鮮花重要。
中美是大博弈,中美關係“好”的標準應是它要有利於促進中國國內的政治團結,有利於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而不是中美你好我好說客氣話。也就是說,如果中美關係多發生了一些摩擦,但保持那種狀態比消除那種狀態對中國的政治和經濟成本更低,那麼前一種狀態就是“好”的中美關係。
我們不妨看看,中美關係的“面子”到底對特朗普政府更重要,還是對北京更重要。下次總統大選一轉眼就到,一旦中美關係“一團糟”,看特朗普如何向選民交代。​​​​

不過這些震撼力,都遠遠比不上與朝鮮人面對面,看著他們急於捍衛尊嚴而僵硬的臉部線條。

【朝鮮之四 – 說謊的速度】
從幾本讀物,我們已然了解朝鮮喜歡各種誇大甚至虛構國家強盛、領導人威勢,從領袖誕生時風雲變色的神話,到視察各地控雨奏雷、吹風撥雲的神功,當然還有各式各樣(他們宣稱是)朝鮮發明的東西。

不過這些震撼力,都遠遠比不上與朝鮮人面對面,看著他們急於捍衛尊嚴而僵硬的臉部線條。

離開朝鮮前,我們在機場被耽誤了十個小時,等候時光極其無聊,我們互相分享手機裡的遊戲、照片、照相程式,一切不需要網路的東西。

我把拍片工作照給大家看,滑到一張空拍機。
「這樣的機器能帶進來朝鮮嗎?」團友問了與我們同坐的一名朝鮮人,應是旅行社加派來的人手,之前沒見過,看起來像是24、25歲的精明女子。
「為什麼要帶進來啊!我們自己也有啊!」她瞬間激動反駁,彷彿受到侮辱,充滿敵意讓大家嚇了一跳。
「喔⋯我只是問⋯⋯觀光客可以帶嗎⋯」團友尷尬接下,她才恢復平靜。
「不行。」

然而我很懷疑她能從我一張手機照片,斷定朝鮮也有生產「這樣的機器」,即便進口空拍機那也是極少數媒體或百姓不能參與的國家大典在使用。平民百姓或許看過一些「空拍機拍出的畫面」,卻不見得知道空拍機本人長成我照片裡這樣,更何況我翻出照片短短幾秒,真的夠她立刻判斷這是什麼機器、朝鮮有沒有嗎?

後來大家繼續閒聊,我突然想起,在萬景臺時我們曾詢問為何朝鮮不能穿牛仔褲,但顧忌萬景臺是偉大領袖金日成的誕生聖地⋯⋯
「這裡不方便聊這個,我們晚點再說。」導遊當時壓低聲音,大夥聽了都十足興奮,覺得即將挖出什麼敏感機密似的,殊不知回頭就忘了,到即將離去我才想起。

但因為導遊正處理飛機延誤事宜焦頭爛額,我們便問了眼前的副導遊(有點像隨團實習導遊,順便與導遊互相監視),和這位精明女「為什麼朝鮮人不穿牛仔褲?」
『喔⋯牛仔褲規定不能穿的⋯』副導遊先開了口,但很快被精明女打斷。
「是我們不喜歡牛仔褲的顏色!」

大家一片沈默。

我看著遠處奔忙踱步接電話的導遊,突然明白為什麼我喜歡她——即便她資深,已遇過千百回觀光客挑釁,即便那些要背誦給觀光客的模板台詞她滾瓜爛熟,每當需要說謊時,她都依然有所遲疑,或者在突然緘默中眼神閃爍。

而我們對說謊的人,總還有那麼一點期待,期待他心虛,期待說謊的速度再慢、再更結巴、更猶豫。
#northkorea #pyonyang #chosun #朝鮮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国 #北韓